三十一岁的陈先生,是口腔癌第四期患者,自从父母双亡后,为了照顾弟妹,高中肄业后便去工地工作,回想当时接触槟榔的情况,有点不堪回首的感叹。现在的他,不但不能再吃槟榔,左边的口腔也因为开刀关系牙齿全部拔光,咀嚼对他来说已经是个奢求,他只能依靠流质的食物饱餐一顿。

 陈先生表示,十七、八岁时因为整个工作环境的关系,他吃了生平第一颗槟榔,一开始嚼食槟榔的时候,让他感到有点头晕、全身冒汗,身体不是很舒服,但是看到大家都吃得很顺口,认为只是暂时的不适应而已,便硬着头皮继续吃下去,于是这么一吃就开始了长达十多年的红唇族生涯。陈先生说他一边工作一边吃槟榔,让闲置的嘴巴也动一动,比较不会想睡觉,除此之外,菸跟高梁酒更是他的最爱,嘴里刁着菸,嚼着槟榔再来一杯高粱酒,对陈先生来说就是一大享受。

 然而太太不喜欢他吃槟榔,家中的一对儿女也都希望爸爸把槟榔戒掉,甚至连菸跟酒都不要再碰了,为了让先生戒除槟榔,陈太太还跟小孩一起努力,甚至用下跪的方式,希望能说服陈先生远离这些坏习惯,但依然无法戒除,最后陈太太无法接受他这些坏习惯便选择离婚。尽管如此陈先生丝毫没有被影响,一个『我不可能这么倒楣』的想法,让陈先生继续着他红唇族的生涯。

但是某一日经常性的牙龈出血,让他感到事情不妙了,去到医院检查已经是口腔癌第四期,他自认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发生了,病况严重让他也无法思考只能立刻请医生安排手术切除。不过事情并不如预期的顺利,陈先生前前后后动了三次手术进行癌细胞的切除,每次都听到医生说癌细胞已切除乾净,却总在手术后两三个月内复发,让他在医院和家里之间疲于奔命;他也接受电疗跟化疗的方式做治疗,可是电疗让他的口水流个不停,化疗则是令他不断呕吐没有食慾,总归治疗的过程是非常的辛苦。

 圣马尔定医院职业医学中心主任吴伟涵表示,像陈先生这种因为职场环境关系而入境随俗的不在少数,且大多嚼食槟榔者都有『我不会那么衰』的心态,殊不知槟榔内含的槟榔次硷能刺激中枢神经的兴奋作用,加上红灰、白灰等成分类似酒精,也会让人感觉兴奋,但这都是短暂的效果,正常人体代谢后反而会感觉累,所以要一颗接着一颗吃,如此反覆便间接成瘾。此外,槟榔、菸、酒三项均有者,得口腔癌之机率更是三项均没有者的123倍。

 圣马尔定医院家庭医学科医师谢仁峰表示,口腔癌病患除了必须忍受癌症本身带来的心理压力,还要面对手术后在加护病房期间,绝对卧床、无法言语、脸部及颈部大范围伤口的生理痛苦,这对病患而言会是一段相当艰辛的适应过程。因此呼吁民众为了自身健康着想,戒除菸、酒、槟榔,定期筛检才是预防口腔癌最重要的步骤,戒除后也应每两年接受1次口腔黏膜检查,才能早期发现、早期治疗,确保健康。

 陈先生虽然现在失去了左下巴,话都说不清楚,但他变的很珍惜,也很感谢一路走来仍对他不离不弃的儿女,若不是他们的坚持,现在的他早就躺在棺材里多年。而他也以自身惨痛的教训,劝说身边有吃槟榔的亲朋好友趁早远离槟榔的毒害。
(宋其佳报导)
图1:"> 三脚架产品展示 - 江津辉益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bet356提款时间_bet356台湾备用_bet356手机版
欢迎来到 江津辉益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
全国咨询热线: 015-29072579
?
产品展示
友情链接
联系我们

地址:甘肃张掖甘州区上曹016号

电话:015-29072579

传真:015-29072579

邮箱:516047744@016.com

Copyright ? 2017 Powered by 江津辉益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?? sitemap